数字化时代 如何有效管理藏品

阅读:10  时间:2019-12-25



在全球化背景下,如何不断更新博物馆、美术馆藏品管理系统,同时兼顾国家文化战略、大众文化需求及文化传承创新等问题,已成为博物馆、美术馆持续发展所面临的重大挑战。美术藏品体系如何有效利用新科技,相关管理标准制度的规范如何与之匹配、新技术对于藏品的活化利用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?博物馆藏品管理有哪些经验值得美术馆借鉴?12月12日,来自博物馆、美术馆界的专家学者汇集广东美术馆,围绕藏品收藏管理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。

数字博物馆、美术馆的建设,保留了传统博物馆、美术馆围绕着藏品开展的收藏研究、展示、教育等方式,并且以新的理念、技术和方法加以扩展和提升,可概括为两方面,一是数字典藏,用数字手段建立更加规范化和标准化的藏品数据库、知识分享平台;二是虚拟展示,实现“无围墙”的博物馆、美术馆。在提倡博物馆、美术馆藏品资源共享的当下,遵守博物馆伦理道德和专业准则变得尤为重要。

现在中国的美术馆更多的是关注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及收藏,对于当代艺术,尤其是能够全面呈现中国现当代艺术发展整体生态的艺术作品,在收藏方面做得显然是不够的。另外,美术馆收藏在坚持美术史观、坚持风格定位的同时,也应兼顾其他美术馆收藏的范围与特色。博物馆系统有藏品调拨这样互相重新分配资源的工作原则,而美术馆也应尽快完善相关机制。

如何保存、保护藏品,让藏品长久地延续下去,如何通过藏品诠释更深层的历史、社会等方面的意义和价值,是每一个专业的博物馆、美术馆人的责任和使命。我们应该守护这样一份职业责任,同时传播这样的文化信息和符号。

——何琳(中国美术馆典藏部主任)

随着博物馆事业不断发展,藏品保管实践会出现新问题,也会积累新经验。说明制度不能一成不变,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。博物馆藏品保管工作一般都是保守的,做文物保管确实怕变,但在当今社会不得不变,关键是我们怎样变,怎么守好文物安全的底线。怎么把文物藏品通过研究、展览传递给大众,转化为知识,这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思路。

目前,中国国家博物馆已将馆藏文物基本信息逐条录入藏品管理系统,并在官网公布了“国家博物馆藏品总目第一期”和“国家博物馆藏品总目第二期”,为实现全国文物信息资源的整合利用和动态管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藏品管理系统涵盖藏品基本信息、图片信息、动态管理等,随着三维扫描和摄影建模等新技术的应用,藏品信息的内涵和外延将逐步拓展。在实际操作中,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与挑战。譬如,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,单个藏品的三维信息的文件大小在10G以上,而国家博物馆有140万余件藏品,这对信息的存储与管理提出了新要求。

——于璐(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品保管部副主任)

现在故宫的藏品管理体系是:文物管理处管账、管征集、管展览,但是管账不管物,其他部门如书画部、器物部、宫廷部、图书馆,则是管物不管账,同时他们的职责是三位一体,除了保管之外,还要负责陈列和研究。总的来说,故宫藏品采用严格账务分开管理、藏品利用双确认、督促抽查并行的三大运行原则。

故宫的文物管理信息系统建立得较早,已经运行了20多年。为了适应文物的出入库,我们做了文物的流通系统,里面有一些相关功能的设置。比如,为了避免文物提供的冲突,我们做了一些提醒功能,展期如果冲突,流通系统就会提醒。我们还有一个修复系统,跟医院流程差不多,挂号、建档、扫描。

近些年,故宫一直在做资源开放的工作,今年的力度更大,我们对外发布了5万余件文物的高清影像,建了文物数字库,这项工作还在继续,明年的影像采集任务预计是6万件,影像采集跟文物数据库的标准是打通的,采集一批、修剪一批、发布一批。

——许凯(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副处长)

藏品只有服务于大众、服务于专家学者和艺术家,才能尽显其学术价值和社会意义。广东美术馆常用的推广模式主要有:藏品的专题性展览、藏品的馆际交流、藏品的巡回展览、藏品的长期陈列、开拓新的展览空间以及藏品信息的整理与宣传。

以多元方式活化典藏一直是广东美术馆不断探讨的重要课题。为了让藏品活起来,更好地惠及民众,广东美术馆正在全面探索并且实践“美术馆+互联网”的方式。以“其命惟新——广东美术百年大展”为例,该展首次完整梳理广东美术百年经典,引入互联网、多媒体技术,形成实体展览与数字化展览多元并置的呈现方式,据统计,该展AR导览和微信二维码导览内容的阅读量达60万次,VR虚拟展厅的观看量也超过10万人次。

藏品管理信息系统是美术馆信息化管理中的基础系统,除了建立电脑数据档案、设立方便检索藏品资料的多种检索口,在填写总登记账本的项目时,还应附有鉴定意见、铭记、题跋、流传经历等。

——梁洁(广东美术馆典藏部副主任)

当下我们面临很多变革,博物馆的角色已不是传统的文物典藏单位,我们不光只是一个博物馆的宣教者,还需要是一个了解技术的科学家,同时还要做一个好的商人,力求通过文创营利,另外还要承担好公共机构官员的角色。

文物数字化一定要具有方向感。在博物馆的发展中科技应用是必然,应发挥跨部门、跨领域、跨机构多方协力的作用,博物馆数字化发展要在技术的基础上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。

——林国平(台北故宫博物院文创行销处处长)

做好美术馆的藏品工作,一定要有全球化的视野,不能仅仅局限于中国的美术馆。其次,要加强基于藏品体系的学术体系建设,所谓藏品体系一定是基于各馆的定位来建立,而不是零散的,藏品体系的建立与学术体系的建立是互相促进的关系。对于中国的美术馆来说,特别是省、市、县级的美术馆、博物馆,藏品体系和学术体系需要抓紧建立和完善。再者,美术馆的建设应该从容有秩,所谓从容是我们要认准目标做事情,有秩是有规律地做事情,如此美术馆、博物馆才会有更好的发展。

——祁庆国(北京博物馆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)


友情链接: 1w81.space    1xd85.space